首页强制执行和解意思自治公权保障
发布时间:2021-03-19 17:54  浏览次数:
我有话说 | 分享

强制执行和解意思自治公权保障

关键词强制执行和解意义的自治公权保障,除此之外,我个人认为最有效的措施是给予和解协议以法律效力.

根据211条的规定,一方不履行和解协议时,只会恢复原来的执行,这无疑是将和解放在有名而不现实的尴尬境地.

由于执行和解是当事人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自行处置民事实体权利签订新的民事合同的正当行为,应对双方当事人均产生法律约束力,同时也意味着当事人放弃原执行名义.

因此,当事人拒绝履行时,应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对和解目标提出新的诉讼.

这样,当事人在制定和解协议时可以有效地避免内容欺诈的现象.

在民事活动中,意思自治原则始终贯穿.

发生争议提起诉讼,当事人的意义自治原则也是解决民事案件的重要司法原则,贯穿诉讼程序.

诉讼开始表现为诉讼的起诉由当事人自己决定,当事人不积极起诉,法院不必积极介入,即不起诉原则在审判过程中,审判人在审判前的调停和判决前必须按程序和解当事人,当事人可以通过平等协商、相互理解达成调停协议,充分表现对当事人意愿的尊重执行和解制度是强制执行的强制补充,是充分尊重当事人意义自治的表现.

但由于法律规定不够完善,实践中履行效率不高,有时会出现再次争论的现象.

因此,在实践的基础上,必须立法完善,执行机构加强监督和保障,提高执行效率,保证各方稳定的共赢.

执行也称为强制执行,是指人民法院根据法定程序,将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并具有支付内容的法律文件强制践的诉讼活动.

(1)和解是当事人处分权在执行程序中的具体表现.

强制执行具有执行主体的特定性,执行活动具有强制性的特点.

执行是国家使用公权的强制行为,强制是执行的根本特性.

(2)执行和解是以公权为主导的执行程序,双方当事人行使意义自治原则的具体表现.

执行和解是指在执行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自愿相互理解和让步,就如何履行有效的法律文件内容达成协议,结束执行程序的活动.

(3)本质上是当事人处分自己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的行为,双方通过自己的处分行为达成一致意见,切断原执行依据的行为.

关于和解的具体内容,《执行规定》第86条规定:在执行中,双方当事人可以自愿达成和解协议,变更有效法律文件确定的履行义务主体、目标物体及其金额、履行期限和履行方式.

因此,实施和解协议的内容一般包括:1、履行义务主体的变更意味着原生效法律文件确认的义务负责人根据实施和解协议的全部或部分免除履行义务,由第三者全部或部分承担履行义务2、履行目标物或金额的变更.

包括履行金额的增减和支付执行名义的变化.

3、履行方式的变更,通常根据判决的类型,通过支付金钱、交付特定物品或其他方式进行劳务偿还.

4、延长或缩短履行期限条款,在实践中,延长履行期限的情况很多.

当事人可根据执行案件的具体情况,在此范围内自由协商决定.

但是,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双方必须在自愿的基础上达成协议,意味着真实.

第二,和解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强制规定,也就是说,不得损害国家、集体或他人的利益.

这是调停协议符合民事合同性质的基本要求,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7条,执行中双方当事人自行和解达成协议的,执行人员应记录协议内容,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

由此可见,和解协议一般采用书面形式.

这是执行和解符合程序的要求,也是人民法院执行结束的依据.

1《民事诉讼法》田平安编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年7月版,第348页,执行和解作为强制执行中结束事件的选择手段,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提高执行效力,保持社会稳定.

但是,关于和解协议的执行效力,理论界主要有两个观点:一个观点认为和解协议本身没有执行力,另一个观点认为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明确约定原生效法律文件不再执行,要求执行法院确认的,执行法院审查,和解协议系自愿合法的要分析和解协议的效力,必须从其性质开始.

和解协议本质上是当事人的处置行为,是双方当事人根据自愿原则,重新约定他们之间实体权益义务关系的新民事合同.

双方当事人放弃原执行名义的制约,可以推断执行名义的制约,和解协议是当事人作为平等主体签订的民事合同,没有对抗法院裁决书的强制执行力,也没有取消原执行名义的效力.

2《民事诉讼法》潘剑锋主编,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年4月版,第338页,和解协议性质上属于民事合同,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合同制定、合同效力、合同履行等规定.

但是,作为在特定手续中设立的合同,变更的是法律文件确定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与一般民事合同不同,至少在违反合同责任等方面,执行和解协议不适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诉法》第211条规定,如果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件.

因此,在协商履行之前,当事人任意后悔也不必承担违约责任,恢复原执行名义的保障力显然不足.

这种违约成本过低,实践中有些当事人以和解的名义拖延时间,必然会转移财产.

另外,为了提高关闭效率,一些法院在不通知当事人和解风险的前提下进行和解.

这些导致无法履行,极大地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